由于找不到画廊代理自己的作品
admin
2019-05-15 20:28

  社会理论学专家埃里克斯·鲁尔和大卫·莱文2012年发表了一篇名为《国际艺术英语》的论文。他们用计算机对过去13年来的英文媒体报道进行分析和总结,从而认为艺术行业大量使用花哨而没有内涵的词语。该观点引发了激烈的社会讨论。相较英文而言,中文的规则更加非逻辑和模糊。语言的不规范在中文艺术圈中似乎同样流行。而“包装”和“营销”的需求更是推动这种趋势的一大社会动机。

  当他们抛出那些“主义”和“流派”时你是否“不明觉厉”。从评价作品到讨论拍卖,艺术圈有专属的语言密码。这些词汇赋予他们一副高高在上的精英姿态;也有人为了吸引眼球而滥用它们。但其实每个领域或学科都有自己专业术语,如果离开它们,一切讨论将举步维艰。

  下面这些词汇经常在艺术报道、评论、交易和交谈中出现,它们中有不少在实际使用时意义模糊或者名不副实。如果你是艺术小白,请收下这份入门口袋指南;如果你是喜欢黑色幽默的业内人士,请笑纳我们精心打包的自嘲段子。

  ▲马格利特作品《这不是一只烟斗》(1928)展现了图形和语言之间的复杂关系

  已经两年没有进账的艺术家。由于找不到画廊代理自己的作品,他们逐渐养成了一人分饰艺术家、经纪人、销售员等多种角色的独立生存能力。

  一件很多艺术家不愿意承认的事情,一种铤而走险的学习方式。苏富比(微博)拍卖行董事菲利普·胡克作了精准的举例:借鉴 + 讽刺 = 波普艺术,借鉴 - 讽刺 = 剽窃。

  即Instagram有百万粉丝的艺术家,或者单件作品拍卖价格达到千万美元级的艺术家,他们通常还爱好讽刺网络营销和消费主义。

  ▲2018年10月5日,班克斯《手持气球的女孩》在伦敦苏富比以百万英镑价格拍出后,画布突然自行粉碎,班克斯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己事先在画框里装了粉碎机,媒体认为此举是艺术家对消费主义的抨击。

  与“借鉴大师”不同,“致敬大师”是一件需要广而告之才能达到目的的手段。“‘XXX艺术家:致敬莫奈年度大展’将于本月12日在XXX美术馆开幕。”意思就是,这位艺术家希望通过在媒体报道中将自己的名字与大师并置,从而达到蹭热度的终极目的。

  天才艺术家的必备品质。西方典型“病例”包括梵高、高更、米开朗基罗、蒙克、达利等等;徐渭、唐寅、八大山人、石鲁、沙耆等则是中国“不疯魔不成活”的代表。

  现代主义风格的另一种说法。这个词的用意不在于强调艺术风格,而在于让听话的人觉得你词汇量很大。

  如果不是在严肃地研究符号学就请放过它吧,你知道你想说的不过是“对象”而已。

  用来为平庸且莫名其妙的艺术辩护的万能武器。当一位艺术家把一堆鸡蛋打烂在展览现场,你的领导让你针对这件事写评论文章,但你完全不明白艺术家的在搞什么鬼时,就说“他把鸡蛋用陌生化的形式展现在观众面前,来恢复人们对生命脆弱的感知。”

  可能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想干什么的艺术机构——既有打着“博物馆”或者“美术馆”幌子的画廊,也有“民间非营利组织”审批未能通过的展览空间,青少年艺术培训学校、社区老年交谊舞活动室也时常名列其中。

  即作品定价过高。如果画廊主告诉热爱收藏的你:“我们的服务和眼光领先全球艺术品市场”,那么他们的价格也一定“领先”市场。

  多家画廊共享展览空间和配套资源。通俗地说,就是开不起国际分支机构却有举办国际展览需求的画廊在全球范围内共建了“摩拜画廊”或者“哈喽画廊”。

  连对艺术毫无兴趣的人都能辨识的作品。藏家对拍卖行说:“我在寻找一幅莫奈的代表作。”即“我在寻找一件连我的程序员朋友一进我家客厅都能认出来的作品”。

  跟代表作相反,由于“杰作”这个词被过度使用,现在已经演变成没有人能辨识、但极度渴望人们注意的作品了。拍卖画册里提到的艺术品大约有80%是“杰作”

  “包豪斯”是德文Bauhaus的音译,由德语bau(建造)和Haus(房屋)两词合成。1919年包豪斯设计学院成立。该校创办人及首任校长,是著名德国现代主义建筑大师罗哥庇乌斯。虽然从创立至遭遇法西斯查封而被迫解散,该校仅存世短短14年,但其理论与学说却对于现代工业设计做出贡献巨大。包豪斯学院的思想在历史特定时期内被奉为现代主义的经典。

  “白手套”专场,指拍卖专场达到100%的成交率,拍卖公司将赠送给拍卖师一副洁白的手套,以示尊敬和谢意,这代表着对拍卖师最高度的认可。中国第一位获得“白手套”荣誉的人是嘉德的首席拍卖师高德明。2003年11月,中国嘉德秋季艺术品拍卖会《集珍——三家藏张大千、黄宾虹、齐白石等中国书画专场》上,随着64件拍品悉数成交,嘉德的两位老总亲自授予了当场的拍卖师高德明“白手套”荣誉。相隔一天,被世人称为“大玩家”的王世襄先生的珍藏专场又为高德明赢来了第二副白手套。这也使高德明成为中国第一位在一届拍卖会上两次获得“白手套”的拍卖师。

  “倒价拍”起源于荷兰的鲜花交易市场,鲜花由于生命周期短需尽快交易,于是荷兰人就发明了这种玩法。这种拍法在荷兰式拍卖又称“减价拍卖”,它是指拍卖标的的竞价由高到低依次递减直到第一个竞买人应价(达到或超过底价)时击槌成交的一种拍卖。 减价式拍卖通常从非常高的价格开始,高的程度有时没有人竞价,这时,价格就以事先确走的数量下降,直到有竞买人愿意接受为止。

  从“独立画廊”到“独立杂志”,从“独立艺术家” 到“独立工作室”。“独立”二字令人莫名钦佩。可当它被滥用到失去本来内涵之后,或许我们需要在它前面加个副词才能分辨得清——“主动独立的艺术家”和“被动独立的艺术家”。毕竟有些以思想独立、观点独立、风格独立为追求,而有些只是融不到资而已。

  2016年,Carlos/Ishikawa画廊联合创始人Vanessa Carlos提出“Sharing Gallery(共享画廊)”的概念,并筹办首届Condo伦敦。Condo即“Condominium(共治)”,具体表现形式为本地画廊提供空间给国外画廊,双方联合举办展览。主办画廊与合作画廊有机会在这个项目中共享他们的空间,或是共同策划展览,或是划分画廊空间举办不同的展览。今年是Condo项目第一次来中国。7月7日,首届Condo在上海开幕,9家本地画廊提供空间,联合13家国外画廊,在上海西岸、M50、市中心等多个艺术区域举办艺术展览,响应“共享”这一游戏新规则。

  流拍的拍品指没有人竞拍的拍卖标的物。在拍卖中,由于起拍价格过高造成的拍卖交易失败。

  什克洛夫斯基认为,生活中的重复动作使人对事物感知乏味,记忆疲劳,意义淡化。而艺术的存在就是为了使人们恢复对生活的感知,“使石头成为石头”。艺术通过一些手段使对象陌生,使形式变得困难,增加感觉的难度和时间长度,来达到审美目的,来恢复人们对生活的感知,这便是“陌生化”手段。

  缪斯是希腊神话里主司艺术与科学的九位文艺女神的总称,她们时常给予艺术家灵感和鼓励,因此常被用来比喻“灵感”。

  能指与所指是结构语言学的一对范畴。在瑞士索绪尔的结构语言学中,“意指作用”、“能指”和“所指”是三个紧密相联的概念。意指作用表示下述两者的关系:一方面是表示具体事物或抽象概念的语言符号;另一方面是语言符号所表示的具体事物或抽象概念。他把意指作用中用以表示具体事物或抽象概念的语言符号称为能指,而把语言符号所表示的具体事物或抽象概念称为所指,所指也就是意指作用所要表达的意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